1. 220 上海見面會。
之前看過貼吧有些樓主分析上見的流星雨。本來我也是抱著相同的態度。
瑜: 傷感若太多 心丟給我保護 疲倦的煙火 我會替你都趕走
洲: 燦爛的言語 只能點綴感情 如果我沉默 因為我真的愛你

- 第二段本來這樣的編排, 結果洲要唱之前突然深呼了一口氣, 唱了燦爛的言語後就似乎忘詞似的停下來笑了一下,然後鯨魚本來想接著唱下去, 卻發現自己也記不起歌詞。
洲就接著從「沉默」重新唱起, 唱成「沉默是因為我愛你」然後魚就有點驚訝的轉頭看了下洲。
樓主分析是洲在改詞暗示, 然而我多看幾遍覺得他呼氣只是為了強忍眼淚, 後面只是真的忘詞.... 因為再之後還有一句他也是記不清楚詞。
然後因為這首歌的這個地方跟「牽你手 跟著我走」的跟著我走也是難唱的地方所以很多人都會唱成「牽你手 跟我走」
所以這點我還是選擇駁回。這個糖不磕。

2. 塵埃。(順便宣傳一下歌)

- 歌詞裡的「我只是一粒塵埃,渺小卻守護我的愛」, 在不同的LIVE上, 大家都說聽到「守護我的」(顧海, 上癮裡面黃景瑜的角色) 然後就很歡快的把糖吞下去。
可是這個糖我也磕不下, 應該說這個我從來都沒有把它當成糖過。
也許是因為自己唱歌本身也有「唱到高音時把A行聲母的字發成HA」這種習慣, 所以一直都不覺得有什麼。
這種習慣在唱日語歌時特別容易發生。
我本來也沒有這個習慣, 可是在聽多了將太的歌之後就不自覺習得了這個技能了。
所以不排除是ONE OK ROCK 飯的洲也會因為這樣唱。
再說 高音時HA真的比A易發, 而且在洲的另一首歌 I REMEMBER YOU EYES的第一句他就 「HI  SINK TNIHK....」了, SO...。
另外, 雖然顧海白洛因這兩個角色的確對他們有很大影響可是也不至於走到哪都要把「海」就聯想到顧海這麼出不了戲吧。
所以這個所謂的糖咱也不磕。

那我能磕什麼糖呢, 我磕的是洲4月12日開車去上海的糖, 我磕的是洲在那天起戴在脖子上的銀項鍊
- 那天黃景瑜在上海發博說自己生病了, 洲後來被揭發(?)開了10小時的車從北京回了上海, 晚上由朋友供出他們在打LOL和吃夜宵。
然而中間有一段時間是沒人知道他去哪了。
正巧那段時間, 發燒的鯨魚精力充沛(?)的在微博開了話題#黃景瑜#當主持人, 簡介是「大家好 我是黄景瑜 正版」其中一個標籤是「帥帥帥帥帥帥」, 不斷的換頭像最後換了一個跟洲的微博頭像差不像姿勢的才定了下來。
- 第二天洲從上海飛哈爾濱時脖子上出了一條不是他的風格 (然而鯨魚曾經有戴過類似的)項鍊。
而那天起也沒有再看過鯨魚戴自己的那條聽說買了到現在都沒脫下來過的項鍊。
雖然我不相信那是同一條, 可是那條突然出現的, 到現在只有5月10日晚上拍攝時才沒戴一會兒的. 項鍊倒是讓我站得更堅定。

同場加映 5月15日胃炎求支招偏偏一臉撒嬌樣的洲喵一隻。
腦洞一下右下角被塗了的部分 我猜是他的手機而裡面可能透露出某些他不想被別人看到的東西, 例如當天晚上在法國有直播的鯨魚?
undefined

文章標籤

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